<pre id="5vzxz"></pre>
      <big id="5vzxz"><thead id="5vzxz"></thead></big>
        <pre id="5vzxz"></pre>
          <pre id="5vzxz"></pre><ruby id="5vzxz"><dfn id="5vzxz"></dfn></ruby>
          <pre id="5vzxz"></pre>

              在線客服

              首頁 > 建構研究 > 外墻表皮 > 外墻涂料 > 外墻涂料 > 重新認識“不靠譜”的外墻抹灰

              重新認識“不靠譜”的外墻抹灰


              2021-01-26 11:33:31


                  

              提到外墻抹灰,很多人印象中立刻浮現起許多粗制濫造、不可接受的、斑駁的墻面畫面。

              常見的令人無法直視的抹灰外墻.jpg

              常見的令人無法直視的抹灰外墻   ?褚智勇

              除了效果外,強調工廠化生產、現場裝配化的建筑也讓抹灰工法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然而,外墻抹灰真的沒有前途嗎?真的要被各種幕墻化構造的板塊外墻裝飾取代嗎?

              抹灰,即是在各種形式的墻體上抹覆一定厚度的、粘稠的黏土漿、石灰膏、水泥砂漿、混合砂漿等,待其干燥、固化后,達到保護內層墻體、形成一定裝飾效果的目的。

              早期的外墻抹灰大多是用于接縫繁多的砌體外墻,它在一定程度上能夠保護外墻免受風霜雨雪的侵蝕、提高外墻的熱工性能、防火性能,同時它也具備一定的裝飾用途;內墻抹灰除能夠一定程度上保護墻體外,還能美化室內環境,提升舒適度。

              許多抹灰外墻的傳統建筑帶給我們無限遐想。

              北京天安門的抹灰墻面+涂料(經常維護翻新).jpg

              ?鞏祎臨 

              北京天安門的抹灰墻面+涂料(經常維護翻新)   

              揚州個園一景——斑駁的墻面視覺效果柔和,顯示出歷史感、時間感。.jpg

              ?褚智勇

              揚州個園一景——斑駁的墻面視覺效果柔和,顯示出歷史感、時間感。   

              ?LarryLamsa.jpg

                       ?LarryLamsa(CC BY 2.0)

              ?fmpgoh.jpg

              ?fmpgoh(CC BY 2.0)
              歐洲某傳統建筑凸凹不平的抹灰墻面盡顯歷史韻味。

              早期的現代建筑常采用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體系,強調整體的現代簡潔形式,大面積的抹灰外墻常常是其特征之一。

              荷蘭烏得勒支(Utrecht)施羅德(Schr?der)住宅(1924).jpg

                               ?褚智勇

              荷蘭烏得勒支(Utrecht)施羅德(Schr?der)住宅(1924) 

              建筑師:Gerrit Thomas Rietveld(1888,6,24~1964,6,25)

              化整為零的點、線、面構成讓方盒子體塊的建筑形式變得異常豐富,不同色彩、整體無縫的涂料強化了不同板片的整體性。

              德國Dessau 的Bauhaus(1926).jpg
              ?Boris Bauer(CC BY-NC-ND 2.0)
              Dessau 的Bauhaus(1926)    
              建筑師:格羅皮烏斯Walter Gropius ,1883,5,18~1969,7,5)

              法國薩伏伊(Savoye)別墅(1930).jpg

              法國薩伏伊(Savoye)別墅(1930)?褚智勇

              建筑師:勒.柯布西埃(Le Corbusier,1887,10,6~ 1965,8,27)

              美國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1959)1.jpg
              ?褚智勇

              美國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1959)2.jpg

              美國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1959)   ?褚智勇

              建筑師:弗蘭克·勞埃德·賴特(Frank Lloyd Wright,1867,6,8~1959,4,9)

              由于表面裂縫、剝落的困擾,博物館在2005-2008年期間進行了全面的修復工作?,F在完成的白色涂料墻面在側光下顯示出凸凹不平的手工肌理,不知道是故意保持那個年代的施工精致度還是計劃外的敗筆?

              由于外墻外保溫系統的普及,現代建筑的外墻抹灰常施于平整光滑的保溫層上,這時候的抹灰材料更為細膩,抹灰層也更薄,又常稱為“刮膩子”。

              抹灰的材料成本較為低廉,也是一段時間內外墻飾面的主要材料。隨著經濟的發展,各種耐候性能、耐久性能更好的外墻材料層出不窮,同時人工勞動力也日趨昂貴,抹灰這種需要現場作業的、強調“工匠精神”的“手工活”在現代外墻飾面中日趨減少,逐漸被各種幕墻化的外墻構造替代。

              近年來,隨著人類對“情感”的追求,在某些國家(特別是歐洲)、某些特定建筑(以多層建筑居多)中,這種人工化的外墻飾面方式又有卷土重來之勢。


              抹灰的劣勢


              隨著材料生產技術的發展,抹灰及涂料耐候性、自潔性等性能逐漸得到改善。

              當然,某些時候,對于某些特定的建筑場景,如講求歷史感的傳統建筑,一定程度的開裂、水漬可以接受,甚至讓建筑更有韻味,但對于大部分現代建筑,會對形象產生負面影響。

              抹灰的優勢

              瑞典斯德哥爾摩國家保險協會(國家保險局)辦公樓(1932).jpg

              ?Andreas Buschmann(CC BY-NC-SA 2.0,已編輯)

              瑞典斯德哥爾摩國家保險協會(國家保險局)辦公樓(1932) 

              建筑師:Sigurd Lewerentz(1885,7,29 ~1975,12,29)

              除了入口門洞的變化外,建成于1932年的早期現代建筑已經顯示出極簡主義風采,抹灰墻面更是強化了極簡的效果,讓人更將注意力放在舒適的虛實例上。

              德國Ulm 市政廳(禮堂和藝術展中心,1993).jpg

              ? Marcus Bleil(CC BY 2.0)

              德國Ulm 市政廳(禮堂和藝術展中心,1993)

              建筑師:Richard Meier事務所

              西班牙巴塞羅那現代藝術博物館(1995).jpg

              ? 褚智勇
              西班牙巴塞羅那現代藝術博物館(1995)
              建筑師:理查德·邁耶(Richard Meier)
              抹灰(+涂料)墻面形成的整體性效果和小塊組合的玻璃幕墻、搪瓷鋼板幕墻形成了顯著的區別。

              德國萊茵河畔WIEL Vitra設計博物館(1989).jpg

              ?Fred Romero(CC BY 2.0)
              德國萊茵河畔WIEL Vitra設計博物館(1989)
              建筑師:弗蘭克·歐·蓋里(Frank Owen Gehry,1929,2,28~ )
              現場抹灰的基層可以提供整體無縫的涂料墻面,建筑的整體性更強、更為純粹,這也是其它分塊拼接的飾面材料無法實現的效果。

              德國WIEL Vitra園區的VitraHaus(2010).jpg

              ?Peter Fischer(CC BY-SA 2.0)
              德國WIEL Vitra園區的VitraHaus(2010)
              建筑師:Herzog&de Meuron
              大面積無縫的深灰色抹灰外墻。

              德國柏林不來梅州代表處辦公樓(1999).jpg

              德國柏林不來梅州代表處辦公樓(1999) ?王曉川
              建筑師:Léon Wohlhage Wernik 建筑師事務所

              抹灰基層+土紅色涂料的整體外墻,沒有常見的分隔縫。


              正是由于如此原因,許多歐洲的現代建筑仍然堅持采用這種傳統的具有“情感”的手工工藝。

              不同質感、色彩的藝術化的抹灰效果.jpg

              不同質感、色彩的藝術化的抹灰效果  (CC0)

              抹灰樣板制作現場.jpg

              抹灰樣板制作現場   ?翟景峰

              奧地利Lustenau 2226辦公樓 (2013)1.jpg

              ? Baumschlager Eberle(CC BY-SA 4.0,已編輯)

              奧地利Lustenau 2226辦公樓 (2013)2.jpg
              ? Baumschlager Eberle(CC BY-SA 4.0,已編輯)
              奧地利Lustenau 2226辦公樓 (2013)
              建筑師:Baumschlager Eberle建筑師事務所
              極簡的建筑形式,采用厚達795mm(包括抹灰)厚的砌塊墻體以達到保溫隔熱作用。外墻抹灰采用歐洲常見的石灰灰泥手工化工藝方式(20厚石灰水泥灰泥打底,5厚石灰灰泥抹面。),整體無縫,表面顯示出手工化的紋理。

              為了追求極簡的效果,舍棄了常規的窗臺板、壓頂板,而是采用了特殊的構造設計。


              抹灰又常常和涂料相關聯,現代外墻抹灰常涂飾以各種色彩的外墻涂料以增強抹灰的防雨水、自潔性能和裝飾效果。

              外墻抹灰可以作為獨立面層而存在。作為獨立面層時,灰泥可以使用自身成分的天然色彩,也可與各種色料混合以產生多種顏色。

              一般而言,灰泥與顏料混合后的抹灰(一定厚度內內外同質)由于手工操作難免產生一定程度的厚薄、密度變化,客觀上自然顯示出一定的深淺、凸凹斑紋,效果更有“手工味”;泥表面再涂刷涂料效果更為均勻,但也更為機械。

              北京香山飯店(1982)1.jpg

              ?鞏祎臨   

              北京香山飯店(1982)2.jpg

              北京香山飯店(1982)               ?鞏祎臨   

              建筑師:貝聿銘(1917,4,26~2019,5,16)

              白色基調中加入局部的灰色使建筑顯得淡雅,白色、灰色、黑色也是中國南方傳統民居中常見的色彩。

              蘇州市博物館新館(2006)1.jpg
              ?褚智勇(2014)
              蘇州市博物館新館(2006)2.jpg
              蘇州市博物館新館(2006)    ?褚智勇(2014)
              建筑師:貝聿銘
              涂料基層采用水泥壓力板,板間接縫的處理是個難題,經過一段時間部分墻面還是顯示出裂縫。流水形成的污漬顯示出時間的痕跡,應該說還可以接受。當然,這些裂縫及污漬有時又對一些建筑形象產生致命的負面影響。
              法國Nancy某辦公樓(2020).jpg
              ? Alexandre Prevot(CC BY-SA 2.0)
              法國Nancy某辦公樓(2020)  
              建筑師:Joliot Cailleaud SA工作室
              大面積無縫的白色抹灰外墻。 
              奧地利維也納工商與管理大學D4教學樓.jpg
              奧地利維也納工商與管理大學D4教學樓  ?褚智勇
              建筑師:西班牙巴塞羅那CARME PINóS事務所
              白色+深灰色的抹灰+涂料外墻組合形成了淡雅的整體效果。
              法國Lille某住宅側墻抹灰+綠色綠色形成的大面積無縫效果。.jpg
              ?Fred Romero(CC BY 2.0)
              法國Lille某住宅側墻抹灰+綠色綠色形成的大面積無縫效果。

              法國Lille某住宅的淺駝色外墻+橙色窗洞側面,簡潔明快卻讓人無比舒服。.jpg

              ?Fred RomeroCC BY 2.0
              法國Lille某住宅的淺駝色外墻+橙色窗洞側面,簡潔明快卻讓人無比舒服。
              奧地利維也納工商大學(WU)AD管理樓+D3系館樓.jpg
              ?褚智勇
              奧地利維也納工商大學(WUAD管理樓+D3系館樓
              建筑師:倫敦CRAB工作室
              整個建筑最大的特點是其條紋狀的色彩變化,顏色從淺米色過渡到黃色、橙色。外墻以水平和垂直安裝的天然木板作為裝飾,也能產生一定的遮陽效果。按我們的固有思維邏輯,很容易將它與“幼兒園”聯系在一起。

              抹灰工藝同樣可以用于帶有空氣流通層的幕墻化構造的外層墻板飾面,這種情況一般是出于追求大面積無縫、更好的外墻熱工性能的目的。

              抹灰外墻的構造主要應注意減少不均勻流水在墻面上流淌形成的污漬、減少雨水在抹灰層上積聚,因此耐候性、自潔性好的屋檐壓頂板、窗臺板構造一般是必不可少。

              (關于窗臺板請參閱過往文章:是對粗制濫造的窗臺說不的時候了!
              屋檐壓頂.jpg
              屋檐壓頂         ?褚智勇
              屋檐壓頂  2.jpg
              屋檐壓頂         ?褚智勇
              窗臺板.jpg
              窗臺板         ?褚智勇

              除了常規的手工機具抹灰外,現代的噴射混凝土工藝也可以在基層上形成類似于抹灰原理的大面積無縫效果。

              西班牙巴塞羅那論壇2004建筑(2004,現為巴塞羅那自然科學博物館。)1.jpg

              ?褚智勇

              西班牙巴塞羅那論壇2004建筑(2004,現為巴塞羅那自然科學博物館。)2.jpg

              ?褚智勇
              西班牙巴塞羅那論壇2004建筑(2004,現為巴塞羅那自然科學博物館。)
              建筑師:Herzog&de Meuron

              海水般深藍色的噴射混凝土表皮質感有別于常規手工抹刮抹灰的肌理。

              抹灰的質量更多依賴于施工人員的專業技術水平、抹灰材料的配比。

              由于社會的快速發展以及“工匠精神”的缺失,國內的抹灰外墻鮮有經得住幾年時間考驗的,抹灰外墻常常成為“低檔”的代名詞。

              相比而言,歐洲質量較好的抹灰外墻據稱維護間隔長達10~15年,這說明外墻抹灰這種工藝還是有其生命力的。

              抹灰外墻的大面積無縫、手工情感是其它材料所不能比擬的,它也更適合于小型建筑、多層建筑、追求“人情的建筑。

              對于建筑師來說,控制抹灰質量的唯一方法也就是選擇合適的專業材料生產廠家以及長期合作的專業團隊。


              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如認可本文內容,請將其轉發給更多需要的人士!

              建構物語公眾號.jpg

              “建材U選”網站:www.wmt08.com
              聯系郵箱:SERVICE@BML365.COM
              微信服務號:BML365    QQ:1601990015
              聯系電話:(010)59856185,13220119036
              文字版權屬“建構物語”所有,圖片屬相關作者所有。


              0/250


              10條評論

              相關產品

              相關文章

              分享到: 微信 QQ 新浪微博
              黄色精品自拍